中文|English

博鳌亚洲论坛博鳌亚洲论坛——凝聚亚洲共识 促进亚洲合作 传播亚洲声音

  1. 首页

  2. 关于论坛

  3. 会议活动

  4. 新闻中心

  5. 会员与合作伙伴

  6. 研究院

  7. 关注领域

  8. 区域事务

  1. 首页

  2. 关于论坛

  3. 会议活动

  4. 新闻中心

  5. 会员与合作伙伴

  6. 研究院

  7. 关注领域

  8. 区域事务

会员
合作伙伴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会议活动 >> 论坛年会 >> 历届年会 >> 2005年会 >> 演讲嘉宾

阿卜杜拉·艾哈迈德·巴达维
来源:博鳌亚洲论坛      发布时间:2013-12-17 15:00:29     浏览次数:697984次

阿卜杜拉·艾哈迈德·巴达维

 马来西亚总理

 2003年10月31日就任马来西亚第五任总理。1939年11月26日生于马来西亚槟城州,1964年毕业于马来亚大学伊斯兰学专业,获名誉文学学士学位。1971年至1973年任文化、青年及体育部司长,1974年任副秘书长。1965年加入马来民族统一机构(简称巫统)并于1981年当选为最高理事会成员,1984年当选为副主席,1999年起任第一副主席。1978年,首次获得议会席位并保留至今。同年,被任命为联邦直辖区部议会秘书,1980年,升任副部长。1981-1984年,任总理府部长。1984-1986年,任教育部长。1986-1987年,任国防部长。1991-1999年,任外长。1999年1月,任副总理兼内政部长。已婚,有一儿一女。

马来西亚总理巴达维在博鳌亚洲论坛2005年年会上的演讲

各位贵宾,女士们,先生们

    首先,我很荣幸应邀出席此次论坛并在今天上午发表讲话。各位杰出人士汇聚于此,本身就说明了博鳌亚洲论坛地位的提高和规模的扩大。它己成为一年一度的重大事件。中国可以为此感到自豪。这是一个在更广泛的层面上探讨亚洲政治、经济、商务和社会趋势的场所,也是中国向世人展示其精华的场所。

    尤为吸引我的是今年年会的主题-寻求共赢。在当前影响国家关系的因素庞杂、“一赢一输”或“双输”的结果与日俱增的情况下,这一主题可谓切中时弊。本地区许多国家关系中近来出现的摩擦更彰显了这一主题的及时与贴切。

    寻求共赢要求具备一种新的思维。这种思维承认,时下常见的以强权为基础、赢者通吃的方式是可以被另一种方式取代的。纵观历史,前一种方式只能带来不满、不信任和猜忌,甚至会引发冲突和战争,给人类造成巨大的破坏和痛苦。但我们依旧死守这种方式不放,而不会代之以新的、更能促进相互和平和共同富裕的方式。

    这种解决国家间矛盾的“双赢”方式承认各国国家利益,承认各国的国家利益存在差异,有时甚至会相互冲突。但它不是通过强权来解决分歧或推动实现本国的目标,不是采用暴力或高压手段,也不是动用军事力量,除非是出于防御目的。双赢思维不是建立在不必要的、只是用来吓唬他人而非让自己放心的军事联盟的基础之上。

    相反,双赢思维谋求建立一种牢固的基础,在共同利益和价值观的基础上实现共同和平与富裕。它强调经济、社会和文化合作,寻求通过对话和和平谈判解决分歧,淡化军事手段的作用,摒弃相互对峙的军事联盟和合作,因为这种联盟会直接损害友好与互信。

    正是在这种双赢的思维框架下,我愿和诸位分享我对东亚共同体建设的重要性以及“东盟+3”和东亚峰会进程的意义的几点看法。

    我所指的东亚共同体并不包含具体而微的目标、规则和程序。构成它的是一些粗线条的准则、方式和行为。它的宗旨在于构建社会和经济资本,而非成为一种军事堡垒。

    在我看来,这正是我们在东亚所谋求建立的一种共同体。我们必须建设一个立足于双赢思维、造福全体、不损害任何一方的共同体。我们必须建设一个以带动所有成员国和人民经济发展、丰富其文化为首要宗旨的共同体。我们必须培育一个以促进和平与合作为共同价值观和准则的区域共同体。我们必须推动一种有利于弥合本地区各国和人民之间的分歧、建立互信的区域进程。我们要确保本地区的和平是一种暖意融融、蓬勃向上的和平,而不是一种冷冰冰的、毫无意义的和平。东亚共同体建设的宗旨应该始终是积极的、建设性的、友好的,而绝不应该是消极的、破坏性的和不友好的。

    我们希望建设的共同体是一个大国不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小国的共同体。在东亚,绝不能让霸权主义有存身之所。东亚共同体必须是一个弱国与强国感受同等安全和舒适的共同体。在这个共同体下,任何成员都不会为了损害其他成员的合法利益而与共同体之外的大国同流合污。

    东亚共同体成员不仅可以在共同体内部发挥作用和坚持原则,还可延伸到共同体之外的国家。我们必须通过与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保持最强劲的贸易、投资和金融往来发展我们的经济、富庶我们的人民。我们不仅要为自身谋求和平、繁荣与和谐。在与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交往中,我们也要谋求和平、繁荣与和谐。的确,这是一种不二的选择。在一个全球化的世界里,我们的政治、经济和安全利益是如此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这就是为什么主张以和平方式解决冲突的《友好合作条约》对东亚共同体的利益和福祉如此至关重要,也是为什么东盟坚持将加入此条约作为东亚峰会与会各国必不可少的前提。凡不对这一地区的国家怀有恶意者,都不会感到加入此条约有多么困难。条约要求于他们的义务,无非是以和平方式解决冲突,与本地区各国和平、和谐相处。条约并未要求它们退出与其他国家业已签署的防御条约或终止与其他国家缔结的军事联盟。

    马来西亚、东盟和“东盟+3”机制尊重其他国家推动各自的、仅限于自身的区域进程的愿望。这是它们无可非议的民主权利。其他东亚国家也应享有这种民主权利。它们的权利同样应得到尊重。

    要在东亚建成我刚刚描述的这种区域共同体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在本地区建立共同体的进程才刚刚开始。还需要很多努力才能建成一个相互同情、信任和关照的共同体。我们还面临着重大的挑战和障碍。

    东亚是一个典型的国别差异鲜明的地区。有些国家很大,如中国;有的国家很小。有的富庶,有的小康,有的赤贫。有些是新生的民主国家,有些则全无民主的气息。有些国家外向,有些国家内向。许多国家都有过冲突、殖民、占领、彼此猜忌和互争雄长的历史。尽管我们在努力埋葬过去、建设未来,新的麻烦仍在不断出现,令我们的关系时时紧张。只需翻开报纸、打开电视,我们就能看到这方面活生生的事例。

    面临如此巨大的矛盾和压力,我们怎样才能确保本地区不会成为一个火药库?我们不能头脑简单地把本地区的和平与安全视为理所当然。

    对东亚国家来说,地理上的毗邻也许不是福音,而恰恰是件坏事。世界上大多数战争是在邻国之间爆发的。今天,国家关系出现紧张的多数是邻近国家。东亚并不例外。解决这一问题的答案其实并不在于多签几个自由贸易协订或多几项投资。经济关系的深化对强化相互依存和共同利益固然重要,但严酷的政治现实也告诉我们,即使是联系紧密的经济体之间也可能会冷眼相对、互相算计、彼此漠然。本地区和世界其他地区都不乏这样的事例。

    要建立一个真正的国家共同体,我们需要一套行为准则以激励成员国积极参与,要兼顾每一成员国的利益。其中最根本的一条,就是尊重主权和国家不分大小一律平等。东亚绝不能沦入霸权主义控制之下。无论这种霸权来自于地区之外还是地区之内,都是绝对不能接受的。没有哪个国家会加入一个容忍这种行径的机制之中。这就是为什么必须恪守平等、主权和相互尊重的原则。这些原则并不仅仅意味着互不干涉内政。所有国家的观点、意见、希望和恐惧都不容轻视,他们的观点必须认真对待。只有在此前提下,所有的国家才会心甘情愿地加入这一区域共同体。

    强大的国家必须自愿地自我约束,言行之中减少霸气。为了推动达成共识,必须对以灵活和包容的态度对待大多数国家的观点。处理敏感问题必须小心谨慎,以图对问题的解决有所裨益。应多多采用鼓励和道义劝告的方式,避免使用威胁和制裁。以直接、硬碰硬和“一输一赢”的对抗签订的城下之盟是行不通的,只能通过会谈室、高尔夫球场和饭桌上的友好协商达到谅解、取得一致。我们必须为自己设定明确而切合实际的目标,通过努力付诸实现。同时,也不应过分看重结果、目标和进度,而不顾及自身实际或损害彼此间的善意。我们必须承认,有时候形式要大于内容,外表要高于内在,尽管有人对此屡有非议和嘲弄。因为这些时候,形式就是内容,外表就是内在。

    过去的38年中,东盟见证了东南亚共同体建设的成效。不过,我还是要第一个站出来承认,这一组织还远非完美,东南亚共同体的建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事实已经证明,东盟方式是一种包容的、弹性的和适应性强的方式。它已成功地将政治体制和经济实力千差万别的国家纳入到一个以共同价值和共同目标为基础的、全面合作的框架之下。在一个一度冲突不断、敌意弥漫的地区,它起到了缓和紧张、培育信任和推动冲突的解决的作用。

    最足以彰显东盟之成效和作用的是这样一个事实:东盟已成为东亚和亚太地区广泛合作的倡导者。“东盟+3”、东亚计划和东盟地区论坛都是围绕着东盟建立起来的。通过各方的共同努力,“东盟+3”机制中的中、日、韩三国已参加了全部46次东盟会议。“东盟+3”框架和议程在推动东亚共同体进程方面作用尤为显著,包括成立东亚展望小组、东亚研究小组、清迈计划、亚洲债券市场计划和许多其他合作项目。这些项目已经波澜不惊地从蓝图化为具体的行动。

    的确,迄今为止所举办的“东盟9+3”峰会大大加强了共同体精神-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我们感(一体感)”,以至于去年在老挝首都万象,各国领导人最终决定召开首届东亚峰会,向前又迈出了一步。我想强调的是,首届东亚峰会不会取代多年来精心构建的“东盟+3”这一机制化进程,因为那样做是草率和不可宽恕的,是某些一心想破坏东亚和东盟共同体建设进程的人梦寐以求的。我们启动东亚峰会,是为了给参与“东盟+3”进程的国家提供一个与这一进程之外的国家进行密切和富有成效的交流的机会。

    东亚共同体要由所有参与这一进程的国家共同构建。每一国家都同样负有责任,而东盟的作用则更为特殊。东盟是本地区唯一一个非进攻性组织,可以发挥所需的领导作用。就整体规模而言,它不大不小。因为不小,所以可发挥重要的作用;因为不大,所以不至于被视为威胁。它被认为一支和平与稳定的力量、一种全面对话与合作的机制,因此能为各方所接受。

    最后,我想再次重申,我们正处于东亚共同体建设的起始阶段。我们的起步晚于欧洲,也晚于包括东盟在内的其他许多区域组织。我们能走多快、道路是否平坦、成效是否显著,关键在于我们自身。有三个因素对东亚共同体建设的成败至关重要:决心、态度和精力。每个国家都必须完全致力于这一事业。每一国家都必须以正确的态度彼此相待。各国必须谋求建立相互信任,不能重蹈昔日引发猜忌和敌意的覆辙。最后,我们必须投入足够的精力和资源,来完成共同体建设这一艰巨的任务。

    谢谢!

    问:上午好,总理先生。我是西澳大学的肯·莫根教授。谢谢您极为精彩的演讲。谈到共同体问题。从今天上午您的演讲以及这两天来我所听到的,大家都只提到东盟。这令我有些困惑。您认为亚太经合组织在您所提到的共同体进程中起着什么样的作用?

    答:作为一种有助于亚洲共同体或亚太共同体建设的机制,我认为亚太经合组织的确有它的重要性。这是一种建立在共同利益基础上的合作,大家通过经济合作实现共赢。但我也认为,亚太经合组织的东亚部分有充足的理由构思和建设这样的共同体。从我们此前为应对金融危机带来的问题所作的努力中可以看出这一点。当时,我们在吉隆坡召开“东盟+3”峰会,研究如何进行某种形式的合作,把金融危机给东盟和东南亚国家带来的消极影响降到最低点。会议就此做出了重要决定。在我任外长期间,对我们之间进行合作的重要性体会颇深。而东盟或东亚共同体可以成为进行这种合作的平台。

    问:巴达维总理,我是北京宅急送快运有限公司的总裁陈平。大家都知道,还有十几天,世界将迎来反法西斯胜利60周年。60年前,在亚洲出现了一次令人不愉快、亚洲国家深受其害的战争。但个别国家在这个问题上仍持倒行逆施或一反常态的态度。我想问总理阁下,马来西亚作为二战受害国,对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和个别国家不反省的态度是什么样的立场?

    答:这个问题涉及到中日关系。可能会有一些不愉快的感觉,也引起了日中关系的紧张。不过,日本首相已在雅加达向中国公开道歉,我认为,道歉还是收到了很好的效果。但也许在中国国内和日本国内,这种道歉还是不够的,也许不太对日本人的口味,在中国看来又不够彻底。但我认为,我们必须着眼全局,即:为了东亚的发展,为了“东盟+3”这个平台和大的进程,中日必须在合作的道路上继续前进。我们应该珍惜这一进程甚于一切。如果说存在分歧的话,我相信两国的相关部门会坐下来,解决任何可能导致关系紧张的分歧。我希望不要发生任何冲突。我们东盟不仅珍视东南亚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也珍视东亚和太平洋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