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林毅夫:新结构经济学

发布时间:2013-04-07 08:54:53  浏览次数:1960394  来源:博鳌亚洲论坛

主持人:《财经》执行主编何刚

对话嘉宾: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原世行高级副行长林毅夫

主要观点:

•新结构经济学的哲学思想在于让发展中国家去发掘现有资源,分析自身的优势,把优势产业做大做强,从而让国家得到发展。

•在新的形势下,只要运用和配置好自身的资源,中国经济还有巨大的发展潜力。

•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仍旧不足,未来的经济增长还需靠投资推动。

•政府和企业在投资上的主体地位决定于经济发展的不同方面,政府在市场中应该担任协调者的角色,为企业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

概要:

对于为什么提出新结构经济学这一理论,林毅夫指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许多发展中国家摆脱了殖民统治,取得了民主解放,开始追求国家的现代化。初期的结构主义理论让发展中国家动员一切力量,在政府的指导之下克服市场困难,建立起他们原先没有的、根植于发达国家的先进产业,但是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却出现经济停滞、危机不断的问题。后来的新自由主义理论则建议发展中国家应该进行私有化,市场化和自由化,避免政府对市场的干预,结果却比之前还要差。这两种理论都是让发展中国家去看发达国家已有的事物,包括基础设施建设、完善的市场制度。新结构经济学则基于新古典经济学方法,从不同的哲学角度,告诉发展中国家先去发掘自己的资源,分析自己的优势,然后把自身的优势领域和产业发展并壮大起来,从而使得国家有较快的发展。

新古典经济学里面强调要素禀赋,即总的资源、土地、劳动力、可用资本、基础设施、制度安排等要素如何得到最好的配置,发挥优势,扬长避短。但如今中国的劳动力成本越来越高,过去具有相对优势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受到冲击,对此问题,林毅夫认为,中国改革开放初期,中国工人的工资很低,廉价的劳动力要素带动了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快速发展。这种快速发展又使得资本积累增多,工人收入相应增多,廉价劳动力的优势受到削弱,但资本价格的相对优势又得到彰显。因此在资本相对丰富,劳动力相对贵,基础设施相对完善的形势下,中国应该转向靠资本推动的产业发展路径,不断创新,把它做大做强。

林毅夫还提到,随着中国劳动力价格的提高,劳动密集型产业在中国变成了夕阳产业,但在越南、老挝、柬埔寨等国家却成为了朝阳产业。每个国家发展的阶段、程度不一样,优势的产业也不一样。但只要每个国家都找准各自的优势所在,每个国家都有发展的机会。

会上主持人向林毅夫提问“我们国家的基础设施是过剩了还是不足?我国的经济增长将继续集中在投资而非消费?”林毅夫回答道,人们去北上广等城市坐一下地铁或公交就知道我们的基础设施是过剩还是不足了。很明显,拥挤的公交和地铁显示出我国的基础设施建设仍然不足。经济要发展,靠的是在现有产业里劳动生产力水平不断提高,技术不断创新,然后还要不断把资源重新配置到有更高附加价值的产业上去,而这只能通过投资实现。产业投资、技术投资、基础投资都是为了提高经济和收入水平,收入增加了,消费自然就增加了。他还总结道“消费是发展的目的,投资是发展的手段”。

那么究竟谁来进行投资?在此过程当中政府的角色又是什么?政府和市场之间应该如何划界?林毅夫认为,应该按照生产活动特性、投资资本需求的规模特性、周期特性和风险特性来决定主体。在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方面,企业应该充当投资的主体,政府应该支持优势产业,企业才有积极性在这些产业进行投资。在基础设施建设和基础性研发方面,由于项目的投入大,回收周期长,所以政府应该是投资的主体。政府在市场中应当扮演协调者的角色,为企业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

良好的经济将带来政治的稳定,同时政治的稳定,也能够促进经济的发展。每个人都希望能够生活得更好,自己的国家能够实现政治经济的稳定发展,并且完成现代化建设。新结构经济学正是背负着这个使命,帮助发展中国家发展经济,壮大国力,给那里生活的人带去幸福和快乐,从而实现这个理论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