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新闻中心

为全球化“修路”

   

发布时间:2017-10-27 22:07:44  浏览次数:122615  来源:博鳌亚洲论坛

为全球化“修路”

——周文重秘书长在对外经济贸易大学

“一带一路”PPP发展研究中心揭牌仪式上的的演讲

(2017年10月27日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

 

感谢我的母校——对外经贸大学校——邀请我出席今天的揭牌仪式,祝贺“一带一路”PPP发展研究中心成立。

全球化发展到今天,面临一个重要的节点。这个重要节点的标志,就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对于全球化的认知的分歧在扩大;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最初推动者,在全球化问题上态度倒退;全球化的风险和挑战突显。

在这样一个关键节点上,理性的思考、决策和踏踏实实的行动同样重要。一方面,全球化的客观趋势和积极意义不容否定;另一方面,全球化的负面影响必须正视,并以新的思路应对,妥善解决利益受损和被边缘化人群的关切。这是全球化的新形势向我们提出的新命题。

所以,我要向母校成立这个发展研究中心表示祝贺。“一带一路”是个宏大的命题和驾驭全球化的新思路,从PPP入手可以此为具体抓手,探讨如何将新思路落实为行动。

“一带一路”蕴含了很多的中国经验和中国智慧,是以中国经验、中国智慧解决世界性难题的一种尝试。而中国经验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中国的决策者和普通百姓从身边切切实实的变化和实践中总结出来的真理,非常口语的一句话:“要想富,先修路”。推而广之,就是我今天要讲的题目:“一带一路”,为全球化“修路”。

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从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中,总结出很多简要而实用的真理。比如无农不稳、无工不强、无商不富。十二个字,高度浓缩了经济的智慧。

商之道,在流通。流通之要,在基础设施。中国对基础设施的重视,正是基于这样一种认识,并以长远明晰的规划、持之以恒的投入,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就。高速公路里程,世界第一;高铁里程,世界第一。还有数不清的机场、港口、桥梁、隧道、地铁;还有千千万万条毛细血管和神经末梢式的省道、县道和村村通。

基础设施建设有三个特点:

一、基础设施越薄弱,修路的效应越明显。原本没有路,开出一条路,可供人和骡马行走,就会给原本隔离的山村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把路面硬化,可以行车,又是一番新气象。

二、主要靠政府投入,PPP如何参与其中,需要创造性的思路和新的模式。

三、公益性多于商业性。这也是私营部门较少参与、PPP举步维艰的根本原因。投资大、周期长、风险高、回报低,决定了基础设施更多是公益性的。而公益性的事,除公益组织外,只能由政府来做。

在一国之内,以政府和财政投入为主,不看重商业回报,而着眼于为经济夯实基础和后劲,这是可能的,也是可行的,因为基础设施的外部效应和红利主要惠及本国。

但是跨出国境、进行跨境基础设施建设,就会遇到问题。经济是全球的,而政府都有国界,没有一个世界政府。所以,如何通过修路让大家都“富”起来,就要解决没有世界政府的问题。

眼下,全球化正面临这样的窘境。

打个比喻。经济全球化的实质,就是商品、服务、资金、劳动力在全球范围内的自由流动。流动需要“路”,而“路”况的好坏决定了流动的自由度和全球化的水准。

这里的“路”打了个引号,是一种广义的路。既包括硬件,比如公路、铁路、港口、机场;也包括软件,比如以WTO为代表的多边贸易体制、以RCEP为代表的超级FTA,还有去年G-20通过的全球投资指导原则,以及所有关系到“四大”自由流动的非歧视性制度安排。

为简便起见,还是用一个“路”字,来概括全球化硬、软两个方面的基础设施。

过去200年来,这条路已初具雏形和网络化,但使用已近极限,甚至过度。即使是发达国家,部分基础设施也已陈旧、破损、不堪重负。

所以,全球化需要修路。而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亮点之一就是为发展中国家修路,尤其是欧亚大陆之间的广大腹地。修条路,就能带活一片经济。

全球化修路的益处显而易见。全球化要把重点从过去的“用路”转向今后的“修路”。全球化的下一步任务就是修路。

“谁来修”的问题,没有现成的答案,但有令人鼓舞的尝试。中国发起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是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中第一家专门致力于修路的国际金融机构。

还有PPP。希望有更聪明的思路,有更富创造性的办法,让私有部门、社会资本也成为修路的主力。

还希望各个主要经济体,多承担一些公益性的责任,为全球化提供更多公共产品和服务,为修全球性的路尽责尽力。

方法有待尝试,但方向是确定的。全球化将迎来一个新的时代。老牌发达国家重用路轻修路、重利轻义和见利忘义的年代早已不合时宜;以中国为代表的一大批新兴经济体正在开启一个用路更修路、义利并重的时代。

希望母校和PPP发展研究中心能够成为全球化修路的探索者、践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