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lish

博鳌亚洲论坛博鳌亚洲论坛——凝聚亚洲共识 促进亚洲合作 传播亚洲声音

  1. 首页

  2. 关于论坛

  3. 会议活动

  4. 新闻中心

  5. 会员与合作伙伴

  6. 研究院

  7. 关注领域

  8. 区域事务

  1. 首页

  2. 关于论坛

  3. 会议活动

  4. 新闻中心

  5. 会员与合作伙伴

  6. 研究院

  7. 关注领域

  8. 区域事务

会员
合作伙伴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会议活动 >> 论坛年会 >> 历届年会 >> 2011年会 >> 图文荟萃

中等收入陷阱的亚洲式规避现场实录
来源:博鳌亚洲论坛      发布时间:2015-02-06 14:51:16     浏览次数:424580次

巴达雅:我讲一下马来西亚发生的情况,如果出现中等收入陷阱的话,我们会非常担忧。现在我们采取了什么措施呢?新任总理在做什么?首先我们必须确保我国经济必须能够高效发展起来。我们必须采取一些步骤推动经济发展。

  首先我们要确保经济体保持活力,必须推进经济改革,改善整个经济发展的状况。我们一直都把重点放在人力资本这个话题上,这个重点是非常正确的。因为如果我们没有高素质的人力资本,我们要采取任何措施,做出任何举动的话,都是没有办法实现的。我们经济实力无法实现、经济发展也无法实现。

  说到人力资本的时候,我们不仅仅是讲政府的公务员,也不仅仅是指私营部门的高管人员,高层管理者。人力资本是指的是全国的人口,包括那些正在学校读书的人。这些学生会长大,我们希望他们能够长大成才,担任一些重要角色,能够发挥一些作用。所以他们应该尽早做好准备。所以我们非常重视人力资本发展。

  我们另外一个重点就是非常重视某一些经济部门,这些经济部门非常重要。我们有一些产业非常具有竞争优势,伊斯兰金融服务业、银行业都能够发挥非常重要作用,而且我们能够有竞争优势,我们银行业需要不断改革,为经济发展做出重大贡献,而且我们要保证银行业人员转变思想。现在银行业许多人他们愿意给建筑行业、房地产行业、基础设施去提供贷款,我觉得这种现象不好。

  金融业应该为创新、创造力行业创造资金。比如我们可以给学生一些新的课题,让他们重点做一些能力的培养,给他们这些机会能力培养、培养技能,提高他们创新能力、创造能力。这样他们毕业后就业,银行业也会更加兴旺起来。我们不仅仅需要发展农业、建筑业,必须有一些专业银行要成立和发展起来。 

  当然还有一些产业,比如教育产业,也是非常重要,我们非常重视的。有许多教育行业,医疗行业都同等重要。现在正在发展新经济,所以我们是换了一个视角看农业,我们不是发展传统农业,而是全新农业。因为农业是有很大的产能,他们有很好的劳动生产力,有很多最佳实践经验,创造就业机会。而且农业不仅仅是做种植,我们必须有现代化思想来发展农业。

  大家都知道粮食在未来也可能出现危机,如果有这样的问题的话,我们应该尽早解决,我们要换一种角度看这个问题。我们许多年以来都在发展绿色经济。因此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才能取得成功。马来西亚非常重视某一些具体产业发展,我觉得通过发展这些重点产业,我们国家才能建立起来竞争能力。

  我们有一个国家的使命。我们的使命就是给了我们一个指引,这对于经济改革也非常重要。我们是做了这样一个规划。从2006-2020年国家发展使命,这也是我们国家发展战略。首先要把经济体提升价值链的位置,而且能够发展人才,解决不平等问题,推进社会发展等等。我们要打造五大经济走廊,这些经济走廊也是另外一种全新的资源。当然我们是可以很好地利用这些资源,经济走廊上各种资源都要加以合理利用。具体来讲我们给这些经济走廊一些非常好的机会。这些机会就是指一些高价值的机会。

  我们不希望把所有经济活动都集中在吉隆坡,马来西亚不仅仅是吉隆坡这一个城市,我们必须要确保经济发展能够平衡、均衡发展,这也是包容性发展的概念。我们不能经济发展同时忘记了包容性发展,我们必须有一个政策要平等分配机会,平等分配投资的资源。而且我们要有合理的基础设施,我们有非常多的港口来发展各个行业。

  我们也是要致力于提升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升全民素质,这也是非常重要的,同时加强机制建设,我们可以有很多很多想法,如果公务员、政府部门没有办法很好工作的话,没有办法发挥领导作用的话,我们就会出现真正的问题。同时私营部门和政府部门一样重要,私营部门也应该有实施的能力,而且我们应该确保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一起携手合作,否则我们讲这些经济改革、经济新的变革都是不可能实现的。谢谢!

小格林伍德:非常感谢,刚才巴达雅总理谈到了很多主题,金融体系的重要性、教育的重要性,要建立起市场的领先优势,包容性发展,以避免中等收入陷阱。他讲的非常好。下面一位是巴西Bradesco银行首席经济学家Octavio BARROS,这是拉美第二大银行。巴西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案例,这个国家发展的非常快,而且是以加速的发展,他在未来发展前景也非常乐观。

  Octavio BARROS:我是非常谦逊地来参加有关亚洲国家的讨论。我们必须看到对于拉美国家来说,他们很便利,拉美国家讨论这个问题是很便利的。为什么呢?因为在上一个世纪我们是至少有两个非常好的有关中等收入陷阱的案例。最切合实际的案例就是阿根廷。大家是不是了解阿根廷这个案例?

  在上世纪头半叶,阿根廷可以说是这个世界最重要的国家之一。虽然他只是生产肉和动物的皮毛,但是阿根廷仍然是世界非常重要的国家。随后几年当中,阿根廷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使得到现在为止,阿根廷受过高等教育这些人由于政治的混乱、政治的动荡,使得他们仍然留在中等收入陷阱当中,虽然阿根廷是一个很好的国家。

  另外拉丁美洲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就是巴西,70年代的时候,巴西和中国现在情况是类似的。从1976年这段时间当中,巴西经济每年增长10%-11%,这是非常好的表现。但是两个十年快速增长之后,我们面临着下降的增长速度,在70年代的时候,在巴西我们是不是能够避免这个中等收入陷阱呢。

  我觉得对于亚洲国家来说这是一个很好机会,应该讨论要避免中等收入陷阱。在那个时候拉丁美洲国家没有机会讨论这个问题。所以我觉得亚洲面临一个很好的机会。最后给大家介绍一下巴西现在的情况,经历20年的高通胀、高债务之后,巴西现在是一个比较稳定的国家,是一个债权国。而且巴西是拉美在智利之后第二个最民主的国家,而且制度改善进展非常快。 

  根据我的看法,我觉得巴西现在没有中等收入陷阱的问题。我们非常清楚巴林这个国家所面临的挑战,教育是对我们最重要、最关键的问题。最近,世界银行上个月出版了一份报告。认为巴西是拉美国家当中在过去50年中当受教育年龄最长的一个国家。就受教育的年限来讲,我们的教育年限增长非常迅速。因为我们对教育的投资不断增长。关于教育的质量也非常重要。稍后可以讨论关于教育质量的问题。但是就我们来看,我觉得我们正在朝着一个正确道路迈进。现在我们看到很多渐进的增长,包括政治制度的改善、社会制度的改善。所以巴西在现在这个阶段没有中等收入陷阱问题。但是我们要意识到风险,然后不断讨论,避免这个风险,借鉴其他国家的经验教训,避免这个危险,这是非常重要的。

小格林伍德:谢谢邱先生,你的发言谈了很多热点问题,比如金融创新、交通基础设施创新,而且你说了一句话我非常感兴趣,就是台湾使用了很多外国技术。并且使得自己创新能力得到提升。另外我们一位讨论嘉宾是中国进出口银行行长李若谷,李若谷先生是中国派到亚行的执行董事,李若谷行长不作为我们执行董事很遗憾,但是现在他担任了中国进出口银行行长,能够解决中国更多的问题。 

  李若谷:感谢主持人,感谢邱先生,首先使用了中文,让我可以用中文演讲。我是提倡人民币国际化最早的那部分人,现在我也是提倡中文国际化最早的一部分人。我向达沃斯已经提出建议,让他以后用英语和中文进行平行辩论,据说今年已经尝试。我讲三个问题,亚洲发展问题非常简单的回顾和总结。第二,简单谈谈避免中等收入陷阱四个比较重要的问题。最后总结一下什么是规避所谓中等收入陷阱的原则。

  李若谷:亚洲经济发展的很快,特别是东亚经济体发展非常快。都是在20、30年时间里从低收入群体进入了中等收入群体。以中国为例,从1980年人均205美元到去年4285美元,用了30年时间进入中等收入。亚洲经济体发展有哪些特点呢?我自己这样总结,一个是比较高效的政府,市场友好型的宏观干预,长期的教育投资,重视家庭、和谐、互利共赢,求同存异的儒家思想文化。特别还有重视储蓄,可以对支撑投资提供很好的基础。经济体系比较健全,经济政策比较开放,市场相对灵活。这是做的简单的总结。 

  李若谷:避免中等收入陷阱四个主要问题:第一,发展模式。到底是固定还是不固定。再好的模式也是要变化。人均收入1万和人均收入2000、100元的时候,它的发展模式不一样,因此要不断改变发展模式,但是一些好的东西不能变,比如开放的思想、不断改革的思想不能变。

  第二个是到底是用投资驱动还是消费驱动。现在大家更重视提到很多消费驱动,现在中国情况是什么呢?是你想消费驱动缺乏基础。2010年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是19100人民币,农村可支配人均收入5919元人民币,在这个水平上用消费推动恐怕难以达到目的。因此投资的作用不能忽视。特别是如果看看日本、韩国发展历程,他们都是长期投资率保持在30%以上,所以比较快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这个模式。中国有13亿人口,因此中国过渡时期可能更长一些,因此要坚持投资和消费双轮驱动,不能过份地放弃投资。

  第三个问题,是劳动密集型还是资本密集型。产业需要升级,肯定要不断从劳动密集型向技术、资本密集型转移。日本1960年到1970年第三产业才从51%提高到62%,中国人比较多,地比较大,发展相对落后,因此转型时间可能需要更长。发达国家从低端制造业迅速转向高端制造业,然后把一些低端制造业转移出发达国家,然后造成产业空心化,所以才最近奥巴马政府提出再工业化问题。所以发达国家经验并不成功。所以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并不能盲目学习很快从劳动密集型转到资本密集型,而更应该用高新技术改造劳动密集型产业,使它既是劳动密集型,也能是技术密集型。 

  李若谷:最后一个问题?重视结果平等还是机会平等,我觉得包容性发展应该强调机会平等,而不是过度强调结果平等。中国政府正在采取各种措施尽量减少收入差距扩大,这是对的。但是不能忽视了如果太早注意结果平等,那可能对经济发展不是推动而是滞后了。西方发展了很多福利社会,福利社会看来不是一个福利政策,现在它的财政不堪负担,我觉得中国有必要小心。最后,什么样的原则是避免中等收入陷阱呢?我自己总结,亚洲国家包括其他国家应该要相同的方向,不同的道路。就是要避免中等收入陷阱这件事情,但是道路却是不一定非得一样,要根据各个国家不同的情况创造自己、适合自己发展的,避免中等收入陷阱的道路。全球化、和平发展、合作是发展的主要趋势,新的世界文明正在形成。过去400年主要是西方文明起主导作用,我认为这个历史已经过去,新的世界文明建立在亚洲文化,特别是中国文化基础上新的世界文明正在形成,这就是求同存异,互利共赢,而不是弱肉强食的森林法则,谢谢大家!

小格林伍德:我们希望亚洲也学一学巴西的经验,以及学学阿根廷经验教训,这样可以避免中等收入陷阱在亚洲的发展。下面一位发言人是邱正雄先生,他是永丰商业银行董事长。邱正雄先生在政府部门和私营部门都承担过要职,在台北市政府承担过要职。邱正雄先生会给我们介绍一个正在转型的经济体从中等收入的经济体转型为中高收入经济体,我们非常感兴趣。

  邱正雄:主席要我谈谈台湾怎么样从中等收入经济体变成一个中高收入经济体。在18世纪是蒸汽机的时代,生产力比较高,到了20世纪初变成电力的时代,现在这个时代的成长要靠ICT,就是电子、通讯。台湾在经济发展上有两个特征,一个特征就是技术方面能够运用在海外留学的跟在海外工作的这些我们中国人,回到台湾,为台湾这种科技业做很大的贡献。

  第二个就是在台湾本地的交通大学、台湾大学对于整个这种科技业的发展贡献非常大。它的特征就是一方面引进外面的技术。但是在引进国外技术的时候他有一些政策上的配额,这个就是租税配额,大概五年之内可以免营业税,营业税是25%。这样的方法使得台湾的科技业一方面能够引进国外技术,因为国外来这里投资不管是设立公司或者引进技术,同样得到好处。另一方面就是台湾本身投入很多技术,因为有很多高级人才在任。张中武先生1980年代创造台湾基础电路公司,这个公司有一个划时代的贡献,就是一方面他是代工生产,生产的软体不怕被盗用。另外创造了一个成千上万的设计业者。这是很创新的职业。

  第二个就是金融方面,DRAM波动性非常大,一年波动性可以90%多。它的价格可以一年下降20%。所以在2001年到2010年之间,产品平均供给量上涨53%,价格下降25%,像这样的产业靠银行融资不可能。所以十二五计划,新兴产业要靠银行不可能,因为投资风险太大。台湾就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 

  这些高科技企业就在资本市场上筹资,以台湾目前来看,它的负债占净值的比例,对高科技一般大公司差不多都一样,就是65%。在美国160%,在韩国亚洲金融风暴是900%,现在160%、170%,日本是180%,所以台湾依靠资本市场是非常重要。第三,大陆推动多层次资本市场,这样发展的路非常对。当然你可以学习韩国,韩国是政府完全100%支持。但是政府支持也是有限。

  另外在日本,日本的DRAM制造商去台湾融资,因为日本政府没有这样的支持。第三部分,两岸金融合作和技术合作有什么前景。能不能一方面帮助台湾,一方面帮助大陆,互利共赢我觉得是可以的。大陆现在是中等收入国家,要发展的话一定要靠ICT产业,但是大陆ICT产业出口60%都是外资的,包括台湾产业。在这方面,工资变得比较贵,GDP也在上升,怎么把这些东西移到内陆,一个重要的建设就是交通建设。尤其是航空投资。

  在台湾,上下游可以连在一起。台湾跟大陆,用飞机运过来就可以了。两岸直航后,有31个地方都有机场可以过来。使得很多东岸工厂都移到了内陆。重庆那边就建飞机场,富士康要到那边设厂。这样的话,就是把机场看成海港。

  以前中国,交通不方便,就是靠海运,现在西安、成都都落寞了。现在直航,两岸交融又开始了。成都说要成为世界显示卡、电脑制造中心,这是可能的。在目前还可以做硬体出口,这是合理的。但是在未来一定要靠大陆跟台湾有更高的技术、人才,有更高的研究单位、有更多的学术单位共同合作。大陆这方面学术发展非常好。

  以前MIT著名教授说最好的投资就是交通建设投资跟教育投资。大陆在交通建设方面投资非常好,在教育投资非常好,目前这个阶段跟台湾在用代工也是很好,因为交通很方便,产品可以马上运到各地生产。

  富士康说要把100万就业移到中部,这都是可能的,对大陆提高中部整个生活水平都是可以的。两岸合作,对于促进将来整个大陆ICT产业发展,两岸各种合作,我想对于大陆来讲,对台湾来讲有一个很大的市场,对大陆来讲,可以跟台湾有这样的技术合作,而且台湾也有研发能力。我想这个对于协助大陆很有帮助。 

  邱正雄:我想这个模型也适应于其他东亚国家。东亚国家在教育方面要投资,在基础设施要投资,这样将来前来一定会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