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lish

博鳌亚洲论坛博鳌亚洲论坛——凝聚亚洲共识 促进亚洲合作 传播亚洲声音

  1. 首页

  2. 关于论坛

  3. 会议活动

  4. 新闻中心

  5. 会员与合作伙伴

  6. 研究院

  7. 关注领域

  8. 区域事务

  1. 首页

  2. 关于论坛

  3. 会议活动

  4. 新闻中心

  5. 会员与合作伙伴

  6. 研究院

  7. 关注领域

  8. 区域事务

会员
合作伙伴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会议活动 >> 论坛年会 >> 历届年会 >> 2011年会 >> 图文荟萃

应对资本流入:热钱与泡沫现场实录
来源:博鳌亚洲论坛      发布时间:2015-02-06 14:50:34     浏览次数:612059次

秦朔:各位朋友,我们这一场应对资本流入·热钱和泡沫现在开始。我是《第一财经日报》总编辑秦朔,本次论坛有六位嘉宾:

  富达资产管理投资总裁安东尼·博尔顿;

  奥维咨询首席执行官约翰·德兹克;

  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姜建清;

  美银美林董事总经理、中国区执行总裁刘二飞;

  日本欧力士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宫内义彦;

  博茂集团(Permal)董事长、行政总裁艾萨克·苏埃德。

  秦朔:关于热钱与泡沫:应对资本流入。在博鳌亚洲论坛讨论这个话题是基本逻辑是金融危机以后,西方很多国家采取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带来全球流动性非常充沛,当时很多资本向美国回流避险,之后,这些年向新兴国家、新兴市场流入,尤其是人民币升值潜力以后,会不会造成热钱泛滥?会不会造成资产泡沫爆发?等等这样的问题,我们今天围绕的重点是这样的。首先有请嘉宾对最近这段时间全球资本流动在你们的印象中,是不是觉得全球资本流向新兴市场,新兴市场当中特别青睐中国,你们认为这是短期还是长期模式?请大家与我们分享。

  姜建清:我认为热钱是长期存在的限制,这个来历是中国金融危机之后,据中国外管局的报告,近十年来中国每年流入的热钱有250亿美金左右。去年大概是 355亿美元左右,我认为这是一个长期存在的现象。因为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增长快,他们面临的有些汇率的升值可能,所以导致了全球的热钱流入。热钱流入可能导致新兴市场市场的某些市场,可能是房地产市场,或者是大宗商品市场的价格在短期之内的快速提升。所以引起了各方面的高度关注。我们最近看到前几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正式提出了资本管制的概念。大家知道在很长时间资本管制被认同一个恶魔,是非常负面的词汇,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出了资本管制的概念,认为新兴市场国家有限制的采取资本管制的模式,以后热钱流入的负面影响在全世界达成了共识。

  秦朔:刚才嘉宾提到这是结构性的资本流入趋势,大家更关心的是如果流入以后对新兴经济体,尤其讲到中国市场带来什么影响?去年我们也讨论这个问题,当时刘二飞先生都提出中国的市场没有太大的泡沫,我不知道在今天看来,你们觉得中国资本市场是什么水平?有没有受到资本流入的影响而产生了泡沫?还是说目前泡沫依然不大?

  姜建清:首先,可以看到这是在短期内迅速的增长,这应该引起高度重视。第二,投机性强,一般会进入资本市场、货币市场,或者进入到房地产市场和大众商品市场。我们可以看到在去年和今年前一个季度,新兴市场国家普遍的汇率上涨得比较快,引起他们的高度关注和担忧。今天上午的大会上,我听了新兴市场几个国家的总统,包括巴西的,南非的总统、乌克兰的总统都讲到担心全球流动性定量的宽松政策,会对他们国家汇率的稳定,对他们国家的经济稳定带来影响,这是短期性和投资性,大家高度关注。对中国的影响,尽管现在的比例在3%,外汇的新增比例连续十年占9%左右,去年占7.25%。但这个比例值得重视,我曾经看到过国际上提到关于热钱的流入,一般在6%左右,占新增外汇的储备增加要引起关注。因为中国是外汇储备增加特别快的国家,所以我们尽管占比比较低,但流入热钱的绝对数也是蛮大的数字。他到底在中国几个市场中间起到什么样的作用?现在这个方面还是缺乏一些非常深入的研究。但我们可以看到,从一般情况的掌握,也有不少外国流入的热钱投入到中国的房地产市场,给我们本来已经流动性比较宽松,大量资金进入房地产市场又带来了新的一种资金,这样对我们的房地产价格在某些地区、城市出现了一些泡沫,我觉得这个里面的影响有多少?是非常值得我们加以研究和关注的。

  秦朔:下面我有一些特定的问题,我提一两个问题以后请大家提问。请问姜建清董事长,我们讨论热钱和泡沫的时候隐含着一个前提,热钱在某一个时候会流出,现在是流入。还有泡沫会破灭,2008年资本大规模的回流,我们认为人民币非常强劲,在2008年的时候NGF人民币兑美元从6.3贬到7.3,累计贬值超 过10%。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泡沫的破裂,大家担心政府投融资平台的调整等等,工商银行某种意义上也是很重要的晴雨表,您可不可以从基本面上阐述一下看法?

  姜建清:这是很难回答的问题,资本的流动是一把双刃剑,如果没有资本的流入,每一个国家都会非常担心,因为这是一个国家竞争力的表现;如果资本过度流入,大家担心这是热钱。资本正常的流出,增加对外投资是很好的事情,但如果过度流出也是需要引起高度重视的问题。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看世界上发生的,无论在拉丁美洲还是亚洲的金融危机都出现了这样的现象,短期之内大量的热钱进入这些国家,把这些国家的资本市场或者房地产市场炒得非常高,然后资本突然撤出,剪完羊毛以后短期之内迅速撤退,引起发展中国家经济剧烈的震荡,导致一个国家的金融危机,乃至演变成一个区域和世界的金融危机,亚洲国家和拉丁美洲的案例说明了这个问题。我们今天讨论这个问题,我们对这个要问题要有清醒地认识,这是首先一点。

  第二,要有一个非常健全的金融体制,这包括审慎管理的金融体制,以及一个微观的有竞争力的体制。这里面包括资本市场足够的深度和广度,这非常重要,大的资本市场很难撼。

  第三,要加强对金融资本流出流入的监管,这里面统计体系的建设,不同监管部门之间的协调,包括商务方面、海关方面、金融体系方面互相的信息要达到一致,加上审慎的监管,在必要的时候宏观经济出现剧烈变化的时候果断采取措施。我们可以看到世界上许多国家短期之内采取资本交易税的方法,把资本的时间、时差扩大,过去T+0变成T+3,把资本的流动速度放缓,这也是措施之一。

  另外,要加强金融交易,因为政府防止资本过渡的流出流入关键是保护一个国家的金融市场,也是保护自己国家的投资者,因为当很多的投资者缺乏必要的金融知识,股价、房价非常高还大量的跟入,那时候有很多舆论消息告诉你,明天会涨得更高,大家增进去,没想到后天撤退了。这使得本土的投资者,甚至缺乏经验的刚刚进入的投资者留在市场中,让他承担后果。我认为几个方面要做到,管制资本市场的流动机制建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