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lish

博鳌亚洲论坛博鳌亚洲论坛——凝聚亚洲共识 促进亚洲合作 传播亚洲声音

  1. 首页

  2. 关于论坛

  3. 会议活动

  4. 新闻中心

  5. 会员与合作伙伴

  6. 研究院

  7. 关注领域

  8. 区域事务

  1. 首页

  2. 关于论坛

  3. 会议活动

  4. 新闻中心

  5. 会员与合作伙伴

  6. 研究院

  7. 关注领域

  8. 区域事务

会员
合作伙伴

从企业社会责任到负责任的投资分论坛实录
来源:博鳌亚洲论坛      发布时间:2015-03-06 14:58:55     浏览次数:174601次

 
主持人:BBC主持人尼克·格欧英
论坛嘉宾:新希望集团董事长 刘永好
福特斯克金属集团总裁 安德鲁·福利斯特
印度塔塔集团董事会执行董事 艾伦·罗斯林
内蒙古蒙牛集团公司总裁 杨文俊
美国佐治亚大学国际贸易与安全中心教授 盖瑞·毕特施
商务社会责任国际协会CEO 克莱默
星巴克咖啡公司全球高级副总裁 王金龙
主 持人(尼克·格欧英):欢迎大家回到会议室,我是BBC主持人尼克·格欧英。今天我们要谈的是企业社会责任及负社会责任的投资。这个题目是否是我们最关注 的,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了解。为什么这么关注呢?这个业务是一个商机还是产品呢?我做一个假设,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或者你们对社会责任投资有什么观 念。这是一个技术性非常强的概念,对持续性发展来讲很重要,不仅是发展可持续性,更是社会可持续性。我们做的是先把社会责任投资的定义弄清楚,特别在座的 对这个题目的定义可能不是很清楚,所以在座的嘉宾不是要给大家演讲,而是对话,希望用的名词或字大家都清楚,是一场脑力激荡,都可以参与,至少在这个阶段 把名词的定义弄清楚,到底大家对这个名词了解多少,不清楚的又是什么?对社会责任投资有没有评估的方法?这是企业的成本还是商机?先请克莱默先生给我们介 绍一下。
克 莱默:我觉得这个题目很好,社会责任不止在中国,在美国就有十几年的经验了,在欧洲和中美都经常碰到这个问题。所谓社会责任投资是包括社会的问题、环保的 问题、社会关系的问题、公司策略的问题、公司营运的问题,怎么把这些整合起来用透明化的方式让世界关注的人都清楚地知道你的公司做什么业务。我先从反面定 义一下什么不是,一个丹麦的商业人士这么说,企业责任就是你赚了钱以后怎么处理,负面的定义蛮有意思的,我希望在两分钟内把这个名词定义清楚了。
主持人(尼克·格欧英):不错,你使用两分钟,但有没有衡量的机制?有没有一个很好的方法能够做审计?
克 莱默:有的,我们发现很多金融机构比如说汇丰银行有一个衡量社会影响或公司治理包括了环保,都有一个指标来衡量。还有高盛也用GS持续性的指标来衡量企 业,我觉得他们做的非常好,衡量的很清楚。有的衡量方法比较容易。指标还没有达到最好,但比五年、十年前进步了很多,相信将来五年、十年还有很多的发展。
主持人(尼克·格欧英):有很多的衡量方法,着手的角度也不一样,各个国家也不一样。下面请安德鲁·福利斯特先生谈一下你是怎么定义社会责任?我要你简单的跟我们说你是怎么定义的。
安德鲁·福利斯特:所谓社会责任投资是一个很好的商业题目,这其实很容易了解,你都有很多的投资银行专家,他们彼此对话,在这里我们好像教堂一样,我们真的是愿意到教堂去吗?这是一个突然转变,同时又能够赚钱,同时把利润有所回馈,而且能够环保。
主持人(尼克·格欧英):你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
主持人(尼克·格欧英):有很多的衡量方法,着手的角度也不一样,各个国家也不一样。下面请安德鲁·福利斯特先生谈一下你是怎么定义社会责任?我要你简单的跟我们说你 是怎么定义的。
安德鲁·福利斯特:所谓社会责任投资是一个很好的商业题目,这其实很容易了解,你都有很多的投资银行专家,他们彼此对话,在这里我们好像教堂一样,我们真的是愿意到教 堂去吗?这是一个突然转变,同时又能够赚钱,同时把利润有所回馈,而且能够环保。
主持人(尼克·格欧英):你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
安德鲁·福利斯特:我做的原因是最好的投资,几年前有一个公司花了两百万,现在到了两亿的投资。从企业社会责任到负责任的投资。
主持人(尼克·格欧英):艾伦·罗斯林是来自塔塔集团,你对刚才的定义有什么看法。
艾 伦·罗斯林:我以前是帮英国的一个公司做事,这对我们来讲是一个理念,在我们原来的公司里对社会的职责非常高,是一个理念,但后来发现不太一样,这是营运 的一个方法 ,我们的人员参与、社会责任根本就在营运的方式里,这是一百年来的理念,我们是被公益事业所拥有的。其实,对社会改变最大的就是企业能够提供服务,你一定 要赚钱、要努 力,你赚钱之后要为社会服务。
主持人(尼克·格欧英):你的定义是什么呢?塔塔集团是技术开发企业的公司,所以你们不止是一个印度的企业,也不是在开发中国家的企业,定义没有改变,是一样的。
艾 伦·罗斯林:我们营运的方法其实没有什么不一样,这只是一个哲学观念,是文化,如果你用的很好,你对社会有贡献,你就会促进社会的改变。塔塔是1912年 成立的,1920年 到了英国,所以塔塔公司不是最近才把社会责任融入到价值观,在印度或全世界的方式我们都是有社会责任的。只是根据当地不同的情况进入。
主持人(尼克·格欧英):对不同的国家采取不同的措施?
艾伦·罗斯林:原则是一样,可能解释不太一样,做的方式不太一样或者规模不太一样,在印度有3亿人口,很多都是在贫困的状态,政府不像英国政府做的一些事,所以企业要扮 演这样的角色,怎么为工厂提供环境和社会服务。
主 持人(尼克·格欧英):刚刚一些听众就是要把社会责任投资有一些很好的定义,把定义弄清楚非常重要。刚才已经听到了好几位专家的看法,现在回到中国看看新 希望集团。 请刘总刘永好先生讲一下。我手上也有你们公司社会责任的报告,在这个会议之前你给了一份透明合规创意的理念,从你的角度给一个定义,你觉得CSR在中国是 什么样的定义,对你的企业来讲是什么定位的?
刘 永好:关于社会责任这件事还是比较新的,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就是能否提供信得过产品,第二是你是不是对员工比较关爱,是不是对环保比较重视,在社会出现困 难的时候你 是否能冲得上去。比如今年出现冰冻灾害,我们的很多公司在贵州等地方,这个时候饲料运不进去了,这个时候怎么办呢?我们采取了措施,用高成本保证供应,这 就是社会责任 。禽流感来的时候,鸡肉卖不掉了,但是我们跟农民签订了协议,一定要保证农民的销售,怎么办呢?我们提出坚决按原来的价格销售,尽管市场价格降了一半,这 样我们亏损了 1.6亿,但我觉得这就是社会责任。从中国一个具体的案例来说,当农民出现困难的时候我们能够帮助他们,我们在一些安全上多做一些投资,从这些事一件一件 体现企业的社会责任。
主持人(尼克·格欧英):刘先生,你觉得刚才艾伦·罗斯林或谁的话中能够找到社会责任的定义,你是否同意前面几位先生对于企业社会责任的定义,或者你觉得必须有一个中 国企业社会责任的定义?
刘 永好:对于国外跟中国,以及中国的消费者和企业他们的想法都不同的,对于商人来讲要投资、要盈利,不盈利的事他不做,但盈利要考虑可持续的盈利,还要考虑 社会大众方 方面面的责任,而这个时候考虑社会责任就非常重要了。比如我刚才讲到,去年、前年禽流感来的时候我们拿了1.6亿补贴农民,反过来农民就非常认同我们,今 年我们的资料销售 增长了50%以上,我觉得这是好的反馈,实际上你做的投资是值得的,尽管你当时亏损了。从更远的角度考虑,我们对社会责任的投资是有一定回报的,并不是说 我们求回报才做这 样的事,而是你得到社会的认同,与你的品牌提升是有关联的。怎么在投资社会责任这方面有额外的开支呢,不同的企业有不同的看法,对于市民来讲就是怎么买到 便宜的、信得 过的产品,这就是企业的社会责任体现。
主持人(尼克·格欧英):比如刘先生新希望CSR的报告,蒙牛是否有这样的报告?
杨文俊:我们蒙牛推出了自己的社会责任报告,这个报告了含括了很多的内容,我们连续两年为全国的一千所小学免费赠送牛奶两年。在南方雪灾的时候,我们也是捐款一千万人 民币,是捐款最大的一家。在做这些事情的过程中我们也在承担其他的一些社会责任。
主 持人(尼克·格欧英):我想问一下其他发言者,我想问一下星巴克的先生,你是否觉得把西雅图的这一套理念能够在中国得到很好的执行呢,今年我们也看到许多 来自星巴克 高层在许多场合谈到社会责任如何执行和履行的问题和观点,你们公司在美国也经历了一些困难,你们是否也基于企业社会责任进行一些重组,比如说未来成本或发 展的问题,或 者你觉得企业社会责任是一个新的机遇。
王 金龙:大家知道星巴克的社会责任是我们公司获得巨大成功的一个基础和基石,如何平衡平衡我们企业和社会责任的关系,已经成了大家的共识。我觉得我们一方面 要在财务稳 健度上做出更多工作,提高我们的意识,另外在合适的时候回报社会,对于任何一个公司来说发展到一定阶段,实行关照都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未来的战略不会发生 变化,你看一 下星巴克在未来业务发展过程中的特点,其实我们的表现是非常一贯的,当然如果您看一下我们的合作伙伴、客户满意度以及销售率都是非常好。我们在全球差不多 一星期有5000 万名新客户加入,同时得到我们优质的服务,我们的承诺就像前面刘先生和其他参与讨论嘉宾谈到的那样,我们有很多合作伙伴的支持,全球有8万名的合作伙伴, 当然每天也在增长。
合作伙伴只是第一步,我们希望把合作伙伴的联系拓展到供应商、供货商或利益相关者。通过这样一种伙伴关系的拓展为社区和社会带来更多的回报。
主持人(尼克·格欧英):你对企业社会责任是怎么定义的,对社会责任投资是怎么定义的?
王金龙:比如说我们与咖啡种植商之间的合作就能说明这一点,我们与咖啡种植商之间的合作项目,激励这些咖啡豆的种植者能够使用对环境友好型的技术进行种植, 同时采取对 社会负责任的方法使这些农民、种植户能够非常有意识对自己的种植行为负责任,当然要保证星巴克咖啡的高质量,也能够客户对我们提出“高质量咖啡”的要求。
主持人(尼克·格欧英):你觉得我们在这里讨论的问题和你们客户之间的品牌关系是什么?也就是说如果你这件事情做的不怎么样,你觉得对企业的成本是什么样的?
王 金龙:如果不这样做商务成本非常高的,比如说开发、在发展中国家的问题等等。客户会从可见的方法做出评判,他们通过一小杯作出一个评判,或者咖啡能够反应 出我们企业 的精神,反应出我们高层对企业未来发展的信息和理念,尤其是在中国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人以这种思维方法评判一个企业的形象。所以,我们也非常关注中国消费 者,因为他们 反过来会刺激企业进一步发展。当然,在中国的业务非常广泛,我们在全球已经实行了非常广泛的拓展。
主持人(尼克·格欧英):你同样是佐治亚大学的教授,你能不能刚才这些问题做汇映和评论。你对于企业社会责任在中国或其他地方的被接受是怎么看的呢?
盖 瑞·毕特施:我觉得它的发展速度会非常快,借助星巴克的例子说明这些问题,企业一方面希望能使企业的利润增长,另外打造好的名誉度。消费者会快速的做出判 断,虽然对 同一个问题东西方之间有不同的看法,但总的来说还是可以走向融合的。我刚刚从北京开会回来,那个会上我们谈论了企业社会责任以及与国际规范做法进行合规的 问题,我在这 次会上一个强烈的感受就是美国的公司也好、欧洲的公司也好还是中国的公司,他们基本上在谈论社会责任的时候都达成了高度之一,这是有原因的,现在全世界人 们都意识到不 负责任我们的生命周期会走向终止,或者我们在业界的存活率不高。我们已经看到环境和模式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企业社会责任是其中的一个动因,我们的 媒体也在向消 费者不断发布信息、推广理念,所以可以看见社会责任对未来会产生多大的影响。
主持人(尼克·格欧英):在美国西雅图、华盛顿很多企业都这么做。我想再问一个问题,你怎样进行审计?如果你在中国进行衡量,你是怎么评估的?
盖 瑞·毕特施:其实在佐治亚大学我们刚刚审计了一家公司,在过去的一段时间中,这家企业的企业社会责任度是值得怀疑的。之后,在公司文化方面采取了一些措 施,包括法律 法规的制定,来要求这个公司进行强制的合规。当然,我对这个公司的审计是非常严格和仔细,从这个公司的审计过程中这种做法已经遍及到了很多地方。
主持人(尼克·格欧英):盖瑞·毕特施先生,你对刚才蒙牛先生谈的报告,你认为他做的怎么样?
盖瑞·毕特施:我认为这些公司的确做的非常好,有很多很好的商业人士,他们的业务是否良好还要从社会的角度来板,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商业机会,能够符合我们的 道德和社会考虑的标准,这对亚洲和世界来说都是一个好事情。
主 持人(尼克·格欧英):对于定义问题大家是不是进一步思考一下安置,今天你们的总理也会来参加年会,总理是四个月前被选举出来的,我们谈到社会责任和可持 续发展,一 年前以前的前总理说到京都议定书的时候谈到自己的观点,他说像澳大利亚这样的国家这是非常重要的,你们国家在这方面有什么大的变化?
安 德鲁·福利斯特:在过去两年里发生了许多新的情况,对于任何情况发生之后,像澳大利亚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有一群人受到影响,我也看到了这种情况及我们讨 论这个问题 是非常重要的,在这样的会议上讨论这个问题是非常有意义的,不仅仅是现在谈论这个问题,在世界上随时都要谈论这个问题,看看在这里发生了什么变化,有什么 新的情况,我 们谈论社会企业责任,这是一个很好的概念,不止是品牌的建设,不止是跟社会打交道的问题,有很多重要的情况,比如说整个社会、医疗业等等都要牵涉到如何推 动商业的发展 。我们谈到了社会责任投资,这是第二步的事情,不止是为了商业的利益,不止是为了品牌的打造,我们是为了推动良好的商业发展,这样做出我们的决定,对于社 会来说是不是 有意义,因为这影响到我们的社会环境。在澳大利亚也发生了新的变化,我们的新总理是非常重视的,我们的总理今天下午也会参加年会。
主持人(尼克·格欧英):对采矿业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很多人说采矿业是一个肮脏的行业,你们对这方面有什么态度?
安 德鲁·福利斯特:在澳大利亚采矿业是一个很重要的部门,我们有很多的企业都有社会责任,比如企业基础设施的使用、对环境是不是友好等等方面都会对经济产生 影响,所以 我们要认识到必须得到全面的发展,在这个基础之上要看到能源、原材料的方面也是使用社会责任的,以此推动企业商业的发展。
尼克·格欧英:对于你们的工作来说,随着政府的变化,如何随着政府推动性的政策对你们的公司产生影响?
安 德鲁·福利斯特:就采矿业我可以谈一下这个问题,从社会角度来说我们是澳大利亚社会的一部分,澳大利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越来越关注我们的发展,并且 关注我们在 世界上的位置和作用,特别是在亚太地区的作用和地位,我们的总理是很好的总理,但是他现在更加重视亚太地区、重视环境问题并且要关注社会的生态,使得我们 在社会责任投 资方面做的更好。
主持人(尼克·格欧英):我想请克莱默先生回答一下听众的一个问题,刚才我们讨论定义的问题,我们这里有很多机会,如果大家要了解CSR,我们如何了解?
克 莱默:我以前是一个律师,律师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就是分解不同词的定义,我现在已经不从事律师工作了,但有一点是非常相似的,刚才安德鲁·福利斯特先生在这 一点是做的 非常好的,他谈到了以商业合法的方式获取利润,我们要做好工作,当然有不同的情况,看看我们的商业能否成功并且可以预见,而且可以回应全球性的一些变化, 比如说全球变 暖、缺水的问题。同时还要提高透明度的问题,使人们脱离贫困,这对商业界是一个挑战,商业界可以发挥很重要的作用,我们要解决这些问题的挑战。我们也正在 解决这些问题 ,在商业环境里要做的更好必须要创造更好的气氛。
对 于这些概念来说它的成熟程度如何呢?我一直说CSR不仅是有发展良好态势的孩子,他是个孩子,要上学并且要工作,我们在这方面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在世 界上最发达 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他们在实现这个概念方案有什么区别?有一些不同,像中国CSR不同的因素,比如一个小公司在中国运营,如果一个中国出口公司在世界经济 情况下,在这种情 况下跟跨国公司在中国投资或走出去的中国跨国公司是不同的,在这种情况下,小的中国公司跟大的跨国公司是不同的,那么中国移动的首席执行官今天上午发表了 观点,而且SK 公司也说到这一点,他们非常注重国际态势下的合作,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要确保理解他们的概念。
美 国UPS公司(向峰):第一次听到大家这么多的讨论是关于CSR的定义,我觉得中外对CSR最大的分歧在哪儿呢,中国的两位企业家还在强调提供安全的产 品、善待员工,西方来的 几位嘉宾这个方面谈的比较少,体现出两个不同的发展阶段,我本人是不大赞同把履行合同、提供健康的产品定义为我们的社会责任,因为这样我们的标准就太低 了,一个长远发 展的企业这是起码做到的东西,不应该放在CSR的范围内。
另外,我的问题是问几位西方发言人,现在世界上的生产和消费是分开的,西方的企业是用在亚洲生产的产品,当跨国企业运作尤其像在西方的跨国企业运作的时候有没有考 虑到对亚洲或其他国家所承担的社会责任?谢谢!
艾 伦·罗斯林:您刚才说的这种区别我不是完全同意,就是说中西方概念的区别我不是很同意,如果你生意很好的话要从很多方面关心这些问题,比如说员工的福利和 产品安全性 。当你在运作的时候要符合政府的监管政策、要交税等等,如何处理你的财富、如何与社会打交道,对中国公司、印度公司、巴西公司、俄罗斯公司没有什么区别,我的确认为对 于每一个社会来说,每一个社会的情况不一样,所以你要处理这些企业社会责任的问题当然有不同的理解方式,但同样的是要面临社会变化的趋势来满足社会的需要。
主持人(尼克·格欧英):其他人还有什么看法?
UBS 这位同志提到的,我有一点补充,一个是你们企业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刚才说到我们要为消费者提供很多的产品,让我们的员工生活的更好,在荣誉环境和谐统一 的方面做到 完美。现在中国的大型企业,应该讲98%以上都有自己完善的污水跟垃圾处理系统。以蒙牛为例,每一个工厂中浇花用的水都是污水处理完以后的水,在垃圾处理 排放方面我们属于 零排放,这是我们企业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第二个方面是义务的社会责任,义务社会责任方面中西方应该是统一的。比如说蒙牛每一年将一百亿发给奶农,这是奶 款,在做这件 事的同时我们还要引导社会的牛奶消费,而且在中国雪灾的时候还要做一些事情。在中国的西方如果在中国受到大灾难的时候也能站到这样的高,我想这样不管中国 企业还是西方 企业在承担社会责任方面都是统一的、共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