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lish

博鳌亚洲论坛博鳌亚洲论坛——凝聚亚洲共识 促进亚洲合作 传播亚洲声音

  1. 首页

  2. 关于论坛

  3. 会议活动

  4. 新闻中心

  5. 会员与合作伙伴

  6. 研究院

  7. 关注领域

  8. 区域事务

  1. 首页

  2. 关于论坛

  3. 会议活动

  4. 新闻中心

  5. 会员与合作伙伴

  6. 研究院

  7. 关注领域

  8. 区域事务

会员
合作伙伴

2007高端服务业国际峰会新闻发布会文字实录
来源:博鳌亚洲论坛      发布时间:2016-03-20 15:34:08     浏览次数:295205次

主持人:女士们、先生们,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的领导和我们的嘉宾光临我们的现场。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新闻发布会现在开始了,接下来让我们有请深圳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高国辉先生为我们主持本场新闻发布会,有请。

高国辉:女士们、先生们、各位来宾、新闻界的朋友们大家下午好。欢迎大家出席高端服务业国际会议新闻发布会,首先请允许我介绍一下出席今天下午新闻发布会的嘉宾,深圳市委常委人民政府副市长刘应力先生、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办公室主任刘建华先生、美国服务业联盟主席Robert Vastine先生。下面首先请刘应力市长讲话。

刘应力:各位媒体朋友,首先我非常抱歉晚开了二十分钟,因为刚才我和高国辉秘书长有一个紧急的会议。

今天非常高兴在这里举行新闻发布会,明天即将举行高端服务国际会议。这是我们深圳市政府和博鳌论坛连续合作的四次会议,我们这次会议的主题是高端服务业,这个高端服务业可以说是目前中国政府积极支持和倡导的、也是当前国际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形式,那么在博鳌亚洲论坛和深圳市政府的共同努力下,我们约请了众多的海内外嘉宾和专家学者来共同探讨高端服务业在中国、在世界的发展,所以我相信通过这个论坛的举行我们将会对高端服务业有更清晰的认识,对促进高端服务业的政策、措施、企业运行、政府支持,将会有更多、更高的认识。最后我祝愿论坛圆满成功,谢谢大家。

高国辉:下面请刘建华主任介绍一下本次峰会的议程和主要的演讲嘉宾,大家欢迎。

刘建华:各位新闻界的朋友下午好,我非常高兴参加今天下午的新闻发布会,刚才应力市长已经说了,也是我们博鳌亚洲论坛第四次同深圳市人民政府在深圳举行会议。

这次会议主要内容是高端服务业,本次会议的议程,主要涉及国际服务业的发展趋势以及中国的机遇。服务业与制造业,法律与会计服务和金融与服务外包等议题,我们将对上述议题进行广泛、深入的讨论。这次会议我们邀请了美国服务业联盟主题Vastine先生,他今天就在这里新闻发布会上就座。还有汇丰银行执行董事郑海权先生、利丰集团主席腾红君先生、腾讯有限公司董事长马化腾先生、印度工商联合会秘书长、以及美国连邦快递、美国ACE麦肯锡、印度塔塔公司、麦肯锡公司等世界著名的代表参加会议,作为会议演讲嘉宾。

本次会议还特别安排了一次特别会议和一次主题午餐会,邀请了香港特区政府财政司司长曾俊华先生和伦敦市首席经济学家罗斯韦尔分别讨论深港大都会与城市经济的问题。

总之,本次国际会议内容丰富、名人多多,是大家讨论高端服务业发展的大好机会,谢谢大家。

高国辉:下面请特邀嘉宾,美国服务业联盟主席Robert Vastine先生讲话,大家欢迎。

Robert Vastine:非常感谢大家,我今天非常高兴来到这里。尤其令我高兴的是我不是第一次来了,这是我第二次,我1979年的时候第一次来到深圳,那个时候我乘坐的火车在深圳这个小站上做了一个短暂的停留,我就站在这个很小的展台上,四下望去都是农田,深圳只是一个小村子。所以我是非常有幸能够亲眼目睹今天的深圳和79年的深圳这种天翻地覆的变化,并且能够成为深圳的这种奇迹发展中的一部分。我是非常希望所有的,我的美国同胞都能够亲眼的见识到在深圳这个发展的奇迹当中所体现出来的中国人民的这种充分的活力和干劲。

真的是非常高兴现在与刘副市长共同坐在这里,受到博鳌论坛的邀请在这里参加这个会议,并作为主讲嘉宾,的确我们的议程上有着丰富并且精彩的内容,希望到时候大家都能够参加。

我今天在这里所要讲的第一点是中国也必然会成为一个服务业所主导的经济体,因为全世界的经济发展历史告诉我们,所有的国家必然从一个服务业占少数的经济体变成服务业占到80%、90%这样的一个经济体,那么中国也是必然要走这样一条道路。在中国,这样一个转变的趋势有三股重要的推动力量,首先是一个越来越富,有购买力的中产阶级的崛起,第二个是中国社会人口的老龄化,第三个是中国的制造业越来越走向高端,其实也就需要更加知识密集型的服务业作为支撑。

现在中国的服务业里面占主导地位的是个人服务这一块,而不是说面向生产者的这一块,面向生产者的这一块服务主要是包括,比如说金融服务、知识咨询服务以及网络相关的这一块服务,那么现在中国面临着一大挑战,就是从以个人服务为主导的服务业逐渐的转向我刚才所说的面向生产者的这种服务业。那么唯一的问题只是说这个发展的过程会走得快还是走得慢,其实中国是应该走得快,而且也是能够走得快的。只要中国能够给出相应的政策,同时要鼓励,比如说要鼓励中、小企业的发展,要给它们畅通的筹融资渠道,并且要更加的放宽外资投入在中国的这种法规的管制。我是非常全心全意的建议,中国要全心全意的拥抱这个服务业时代的到来,要把它的服务业自由化、开放,这样能够更快的推动就业以及整个服务业的增长,服务业能够帮助中国吸收其它产业所无法吸收的劳动力。

所以,正在进行的多哈贸易谈判当中,中国应该采取非常积极进取的一个立场,和其它的国家共同携手来推动这个服务业市场的开放。因为中国今后必然也会成为一个很大的服务业出口的原出地,那么他就要在现在开始做出努力,保证它的服务业有出口的那一天,世界上有很多的市场都是向中国开放的。有的人可能对这样一个走向心怀恐惧,那么我为了消除你们的恐惧,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个事实、一些数字。

美国现在仍然是世界上第一位的制造业大国,它的制造业只需要一千四百万的员工就可以产出一万七千亿美元的产值,而这个产值占全国总产值的比重只是14%,也就是说,它虽然还是一个制造业的大国,只需要这些员工就可以产出这么大的产值。而相对的,它的服务业现在的就业人口是九千三百万,而且最新、最好的这些职业都是由服务业来提供的,而中国也可以拥有这样一个美好的前景,谢谢大家。

高国辉:下面请新闻界的朋友提问。

提问:您好,我是《香港经济导报》的记者。有一个问题我想请教一下刘应力市长。深港一体化是高端服务业提出的一个很好的构想。我想问一下您,相比于香港来说,深圳的高端服务业它的发展的特点和优势在哪些方面?谢谢。

刘应力:明天下午的16:45-17:30分,会议专门有专题,就是高端服务业和深港大都会,将由我和香港特别行政区财政司司长曾俊华来讲,我想到那个时候给我十五分、二十分钟能够多一点讲。但我今天可以给你简单回答一下,香港的服务业已经占GDP的80%,深圳的GDP已经是43%。更重要的是香港的高端服务业特别是金融、经济、财务等等发展得很快。但是深港两地有着非常好的、互补的优势共同促进深港大都会的建设,这方面我们深圳市政府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已经在这方面有各种各样的合作关系,比如说深圳和香港的金融方面的合作已经有更具体的行动,更具体的问题我明天会详细一点说,谢谢。

提问:您好,我是《香港商报》的记者,想问刘应力市长一个问题,就是深圳最新的规划里面是把前海和福田搞成一个双中心,我们也看到有些专家未来预测前海是未来中心非常重要的位置,请您评价一下前海和福田各自占着什么样重要的地位?谢谢。

刘应力:关于这个规划的问题现在我们正在公示期,所以可能很多市民和大家都有很多建议,但是我想主要讲前海,其实这个前海就是市政府来促进高端服务业的一个重要举措。前海就是未来深圳的一个总部聚集区,所以现在那里已经规划、设计出一片土地,来为未来大的总部服务,现在有一些已经开始在那里选择总部的所在地。这个总部也是高端服务业的一个很重要的组成部分,谢谢。

提问:我是《深圳日报》的,我有一个问题要问Vastine主席,就是您刚才提到鼓励中国以个人为主的服务业转向更多的重心放在生产者的服务业,我想在这些方面听听您认为中国有哪些具体的机遇与挑战,能具体讲讲吗?

Vastine:那么我觉得很重要的一个中国面临的挑战,就是一定要吸收国外一些在制订法规方面的好的经验、好的做法。其实中国在高端服务业向国外的机构放开这一块还有很大作为的空间。随便举几个例子,比如说信用卡、保险、电子通讯领域都有很大作为的空间,如果中国能够进一步的放宽他们法规的管制,这样就可以改变现在无法充分利用国外的技术和服务的这样一个状况而大大的推动中国服务业的发展。

那么法规能够放松一些的话,具体说可以出台一些鼓励竞争的这样一些法规。所以一句话来说,就是“法规上的改革”。

提问:您好,我来自腾讯网。我们的问题是,Vastine先生是不是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美国的经验,如何阻止传统的制造业中心变成像美国“锈带”这样的地区?中国现在的某些制造业中心地区要避免“锈带”现象的产生,经济向服务业过渡这个转变过程中,政府和企业家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角色?谢谢。

Vastine:首先是企业界自己要负起这个责任来,您的问题问得很有意思。那么我觉得最好的一个方法就是要接受和拥抱竞争,这些制造业它成为你所说的“锈带”,我觉得主要的责任是在于,比如说钢铁企业,他们的管理层,他们短视,没有看清楚在经济全球化的趋势之下发生的种种变化,那么他们的管理理念都落伍了、管理决策失误了才导致这些制造中心的衰弱。而我认为,政府在这里面是没有职责和义务,“你看你这个公司现在不行了,已经衰弱、落伍了,要赶快醒过来”,这不是政府的责任。

事实上,我们的政府也没有干预这些制造业巨头,他们的衰落,而且我认为不干预是好事情,让它们衰落以后,就给其它健康的钢铁企业提供了成长空间,也使得美国一些优势资源到更有优势的好的区域去发展,所以我认为这是好事,而不是坏事。同样的事情也在美国的汽车制造业上演,尽管看起来现在汽车制造业在大量的丧失,解决汽车就业的能力,但是我们还是在这个领域保持开放市场的政策,因为我们觉得最终只是靠开放的市场,才能够保持我们经济的灵活性,也正是自由的市场让美国这样一个以制造业为主的经济体,转变为以服务业为主的经济体。

高国辉:今天的新闻发布会到此结束,请各位新闻界的朋友对本次峰会进行充分的报道,谢谢大家。